23456天天好彩

快播王欣出狱了而举报他的贾跃亭却身败名裂了! 选“中国最有种男

发布日期:2019-08-03 20:58   来源:未知   阅读:

  以后如果有人问起,2018年谁的出狱曾被万众期待,那这个问题似乎有了答案:

  2014年,快播被乐视网举报涉嫌传播淫秽色情信息。2016年1月7日,快播CEO王欣被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,刑期从2014年8月8日,到2018年2月7日。

  有人说,王欣出狱了,但快播已经不再。但这句话换成另一个说法可能更合适:王欣出狱了,乐视却已不再。

  三年半后从监狱里走出的王欣,还是一条好汉,不过38岁的年纪,仍可以继续做一番事业。

  2016年1月8日,王欣被捕后,快播案在北京开庭审理。庭审中,百度、QQ、陌陌、淘宝、中国移动等诸多公司被其辩护律师用来反驳公诉人。

  王欣本人也在庭上用“技术无罪”为自己辩护,与公诉人“切磋”互联网知识,并称对方所列证据有很多常识性错误和偏见。

  而他的“金句”,“做技术不可耻,坚持做技术的人很难得”,和“约炮不可能成就陌陌的今天,假货不能成就淘宝的今天”也流传至今。

  快播案传得沸沸扬扬之际,民众当时的反应却是出乎意料的。新浪四川曾发过一个投票:“快播有罪吗?”,有近95%的网友投给了“没有”。

  丈夫入狱后,作为妻子的她在微博里写下:“我慢慢理解你对技术的痴迷、对互联网产品的追逐、对公司的期待,也能懂得你在家半夜处理工作时,一会兴高采烈,手舞足蹈,一会又垂头丧气。”

  “在你无能为力的时候,我愿和你一同经历,更加了解你,走近你。”态度不卑不亢,平静地娓娓道来。

  王欣入狱后,网友不断在他老婆的微博下留言,声援王欣:“嫂子你给我个帐号我把会员费寄给你。”足以看出,民众对王欣的态度是理解和支持的。

  如今的快播已退到一个不足50平米的办公楼角落里,而且没有办公人员,也没有经营业务。

  现在,王欣出狱了,大家一如既往地给他妻子留言:如果你继续做快播,我们要还欠你的快播会员;如果你去干别的,大家愿意无条件跟随你。

  从被捕到出狱,王欣在这个飞速发展的时代里缺席了3年半。江湖已不再是快播野蛮生长时的江湖,快播在当年试图做到的事情,也被别人做得差不多。

  没人知道王欣今后的具体去向,但可以肯定的是,正值盛年的他可以去做任何他为之疯狂窒息的事。

  因为无论他做什么,都会有很多人鼎力支持。正如多年前他与好友相互鼓励,如今他归来,好友们也是热情相迎。

  谁也没想到,曾和暴风一起坐上过股价过山车的乐视,如今却正面临难解的困境。

  2014年,乐视全生态业务总收入接近100亿人民币。同年12月,贾跃亭宣布打造超级汽车以及汽车互联网电动生态系统。

  2015年,乐视网发布年度业绩报告。这一年乐视狂飙突进,报告期实现营业收入130.17亿,较上一年同期增长90.89%。

  2014年,贾跃亭的名字出现在福布斯“中美创新人物”名单上,这是他继获得“2014年上市公司最佳CEO”之后,再次获得福布斯所颁发的奖项。

  从乐视电视被质疑违规,到100%兑换手机变卦门,再到乐视系两公司被纳入黑名单。

  乐视自上市以来,累计募集了上千亿的资本。电视,手机,汽车,影视,乐视一个都不想放过。

  2016年还在福布斯中国富豪榜第37位的贾跃亭,如今却“躲”到美国不敢回来。在财产冻结和被证监局责令回国的双重压力下,也只能让妻子回国为其处理善后。

  小乐视三岁的快播,成立不过一年就有了1500万用户,巅峰时期曾拥有3亿用户。那时,有网友称“中国有五分之四的网民都在用快播”。

  后来王欣入狱,快播也随之陨落。他的出狱会不会带着快播及旧部东山再起还不得而知,但现在的贾跃亭,才应该是被“关”进去的那个人。

  三年半的时间里,中国互联网一路高歌猛进。但世事无常,人间不再,当年如日中天的那个人,如今躲在国外不敢回来,还将面临牢狱之灾。

  而当年认罪入狱的王欣如今又是一条好汉,出狱后洗个澡理个发换套衣服,依然可以和好友把酒言欢。

  可见这三年半丝毫没有让王欣与时代脱节,就像有媒体说他在狱中一直保持着学习。而待他整装再次出发之日,中国的创业圈又将迎回一只黑马。

  因为王欣还是当年那个王欣,他依然会在2018中国创业圈中再次掀起一场王欣潮。

  是金子总会发光,在王欣这样的人面前,时间不会使他们失去光华或被时代淘汰,反会成为他们的武器。

  尽管总会遭遇一些挫折,走几次弯路,但是只要他们的思想还活着,早晚有一天他们会走回来。

  对于王欣的“下一段故事”,创投圈早已翘首以待。有VC投资人表示,如果王欣创业自己一定会投资,但担心现在投资不进去了。“我估计在牢里就被锁定TS了,从天使轮到B轮,都应该被别的机构抢掉了。”对方调侃,“现在做天使投资,要从牢里抢起”。

  1999年,王欣从湖南省机电学校毕业,到深圳打工。他和大多数IT从业员有着相似的梦想:在深圳打工几年,积累本钱和经验后自己创业当老板。两年后,王欣决定辞职创业,他开的第一家公司叫点石软件,做音乐交换,也做通讯软件,鼎盛时有80多名员工。当时曾传出盛大想收购点石的消息,最后却不了了之。3年后,公司倒闭。

  随后,已与陈天桥相识的王欣进入盛大。当时盛大是中国最大的互联网公司,王欣入职盛大后主要负责电视盒子项目。2005年10月,盛大盒子落地;但好景不长,半年后广电总局发函叫停“准IPTV”业务,结果项目就被砍掉。

  2007年12月,王欣带领一支不足5人的团队开始第二次创业。在深圳一栋农民房里,王欣着手研发快播,妻子则负责行政事务和一些杂事。随后,公司获得了曾李青和周鸿祎的天使投资。

  王欣曾说,爱奇艺们的广告太长,影响用户体验;搞会员收费也不符合互联网的分享精神。于是,快播开创先河——没有广告、缓冲加速、格式万能、搜索算法开放、首创视频剪辑……技术超前的快播也不愁内容,海量侵权和黄色视频统统免费。

  以“颠覆者”的姿态出现,快播势如破竹。2011年后,“快播”迅速成为全国市场占有量第一的播放器,到2012年9月,“快播”总安装量已超过3亿,超过当年网民的半数,一度占据视频网站市场份额的70%,成为众人讳莫如深的“宅男神器”。彼时,王欣曾发朋友圈感慨:“如果有一天我变成流氓,请告诉别人我曾经纯真过。”

  当快播如日中天的时候,曾有人放言,如果快播不死,其余玩家没得活,快播显然成了行业“公敌”。

  但没想到一切来得这么猝不及防。2014年4月22日那个夜晚,大批警察进入快播深圳总部,所有电脑遭到查封,核心人员受到控制。110天后,王欣在韩国济州岛入境时被扣押,随后被押解回国。与此同时,2014年深圳市市场监督管理局对快播处以2.6亿元罚款,公司资不抵债,正式倒闭。

  在网络上,王欣成了一名“悲情英雄”。他最后出现在公众视野是在2016年的庭审,他当时唇枪舌剑、技术布道的样子至今为人津津乐道。这一年的9月13日,法院在下达了对快播一案的判决,王欣被判处有期徒刑3年零6个月,罚金100万元。

  王欣曾在狱中受访,他哽咽地反省:我们可能确实存在一些惰性或者一些侥幸思想……影响的不止几个人,可能是一代人,因为我自己也有两个小孩。

  多年过去,人们谈论起这场审判仍诸多争论,但王欣的技术才能却是毋容置疑。技术出身的王欣,对产品体验有着信仰一般的追求。如今视频行业流行一个词叫“秒开”,就是不需缓冲就可打开一个视频,当年在王欣的带领下,快播技术团队花了很大精力去突破这点,当时给用户带来了堪称极致的体验——打开网上视频只比打开本地文件慢一点点。

  而王欣个人在朋友圈的口碑也很好。陈天桥曾盛赞:王欣是盛大系里最好的产品经理!此外,雷锋网创始人林军也对他评价极高:80后的王欣,一口湘普,满身才情,喜欢钓鱼,有少年姜太公的观感。

  在狱中,王欣一直坚持看最新的互联网杂志。据《中国企业家》杂志报道,服刑以后,王欣的妻子从深圳赶往北京探视,一位互联网圈的朋友经常接待,并帮忙为王欣买书,主要是经管类或与互联网相关的,也有人物传记、科幻小说。王欣还会写信、打电话,与朋友谈互联网的发展,讨论时下的创业风口。

  而他的妻子,留住了快播公司的壳子,这是她为丈夫保留的一粒火种。这些年,她一直为王欣奔走,坚持在微博更新动态。2017年11月20日,王欣妻子曾发微博称:感谢又一年的相伴,终于快要出来重振雄风了。老公,等你!

  这几年,快播团队并未完全散去,一部分成员成立了一家名为“新华云帆科技有限公司”,目前主要运作着云帆加速、放眼直播、视频头条等多个项目,快播系统架构总设计师兼CTO王羲桀担任这家公司的总经理。

  此外,王羲桀还率领快播团队入局区块链生意。据报道,前快播团队开发出的流量矿石宝盒上线,是一款挖“流量矿石”的硬件设备,利用闲置流量,挖矿赚钱,可以兑换视频会员,充值话费,或兑换购物卡。

  当初在终审认罪时,王欣就曾说,“如果我还有机会创业,我会把我所学到的技术专业服务于社会。”如今他终于归来了,或许又将开始新的创业之旅。

  王欣是圈内公认的“技术天才”,VC/PE自然不愿错过。去年12月,王欣太太在微博预告出狱消息,有投资人在微信群说,“看来我要去监狱抢人了”。

  王欣的下一站,备受关注。而耐人寻味的是,在迎接王欣出狱的那场晚宴上,何小鹏透露,他们兴致勃勃地一起讨论了AI、视频、区块链等技术的发展。看样子,王欣要进军区块链?这尚未证实,而创投圈已掀起一波“抢人”风潮。红太狼论坛

Power by DedeCms